環境的情感與紀錄

By 2016-04-28 April 22nd, 2017 Tips


前兩天去千葉拍攝為了熊本地震的募款演出,在一個小小場地裡面,燭光閃爍的塌塌米上,肩足摩挲的距離與熱度讓人難忘。

這是今年拍的第三場演出,很湊巧卻又有點鼻酸的是這三場都是募款演出。想起二月時在青山拍攝台南賑災的募款演出,活動結束後我器材都收完了準備要去趕終電時被氣喘吁吁的日本上班族拉住問我是否還能捐款,他剛下班,知道趕不上 LIVE 但還是想過來試試看。比起他手上的鈔票,他的心意更讓人感動。大家都是抱著想做點什麼的心情,用自己的方式。


在拍照時,不論是工作還是私人,對我來說比起拍出好看的照片以外,對於情感的紀錄與自身情緒的投射會更多一點。也許我沒有漂亮的構圖純淨的畫質,可是對於當下的時空記憶卻是最真實的。

攝影是一種很暴力的創作方式。不論是拍攝表演或是宣傳照,比起紀錄,對我來說會有更多創作成分存在。

大多數拍攝可能的情況下我事前會做很多功課,那是為了到現場可以把腦力留給創作,而不用再分心思考問題解決辦法,專心去感受當下的情緒與環境,環境與人之間的關係。

照片是一面鏡子,透過相機我們掠奪了當下的時空,但同時也將自己的一部分寫入照片中,有時會相當赤裸地呈現出自己的情感,無法隱藏,我也不會刻意去隱藏。

談起創作與攝影情感,其實還是先建立在你對攝影知識與技術有一定程度的掌握以及對器材選擇上的瞭解。很多人說比起器材後面的腦袋更重要,沒錯,拍攝的人當然很重要,可是並不表示這樣你就有理由使用爛器材,你該有意識地去理解與選擇與你創作相符的器材,充分理解自己所使用的器材能夠創造出來的成品與能力範圍,再來談創作。

很多人說不該被那些傳統知識技術侷限,但並不表示不用去瞭解。我在拍攝與創作時的確會跳脫或無視一些既定規範,那是在我知道規範在哪裡的時候,有意識地去理解與違背規範,因為有想表達的東西。但在我沒有想法時,基礎規則仍然是非常簡單有效的。


基礎知識與理論很硬很死,但瞭解之後對自己的創作仍然是有所幫助的。就像即使我幾乎不拍底片也不迷戀所謂膠卷味,但學了整套暗房知識仍然對相機的成像等流程的理解很有幫助,使用那些沒有數位輔助的傳統器材,在更為嚴苛的條件下去拍攝,去理解攝影原始的面貌,再回到現代器材時會擁有更多知識與去面對拍攝現場。


雖然不是說不懂就無法創作,不過我並不是天才,所以這些知識與技術是我的籌碼,在擁有這些之後我才能自由地選擇我要用什麼形式來創作與呈現,抑或是當下我是沒有意識地任由情緒去選擇了某種方式,過完照片之後的「現像」作業總像是重新創作。(「現像」這個名詞是日文的說法,我還找不到對應的中文說法,指的是將照片從 RAW 或底片處理到成品狀態的作業過程,中文我們大多說後製或修圖,不過意思上總是不太精準,所以我還是繼續稱為「現像」)

多數工作照片我都可以處理得很快,耗時最久的應該是上個作品「SHIMMERING」,去年九月日本巡迴結束後到完成攝影集與展覽,花了我差不多半年,除了不僅是工作之外,對我來說是個非常特殊意義的存在,拍完之後的處理與選擇以及自身的狀態,讓我反覆重來了非常多次,逼近自虐的方式來處理自己的情緒以及情感記憶,同時也改變了我以往的攝影方式。

對我來說,攝影的情感會大於各種高超的技巧與完美的構圖,但保持好奇心才能讓自己握有更多創作的選擇。那趟巡迴出現在最完美的時機,只是人永遠都不會滿足,永遠都想回到當時的時空再來一次,這也是我前進的動力。

附上他為了這場演出所創作的音樂,雖然因為器材問題右聲道有點接觸不良,但仍然是相當好的作品。

Leave a Reply